Fui――

是莫简书。

照目前这个趋势,
我除了讲废话什么都不会更。
更啥啊,又没人看。

今年七月份之前的旧文
除了《光》全部不要点推荐。
那种OOC恋爱还是别让更多人看见了。

沉迷做挂件。
蜘蛛纸牌和2048真的好玩。

 

【伽小】西方童话paro

写的是 @月舞balab 太太的条漫。
修改了一点小细节。
有很多根本就不存在的场景(?
虎头蛇尾的故事……用了很不擅长的文风,最后真的是不会写了在瞎讲,没眼看。

❗一点都不西方的西方paro。

❗语句不通顺有。

❗是流水账。

❗手机驾驭不了排版,死了。

OK的话↓ 


伽罗照例在森林里巡望。 

这个季节对于林立的常青树是没有什么影响的,但是温度一天天降下来,夜晚的森林寒气逼人,终于只剩遍地枯草。 

伽罗习惯了在空荡荡的森林里来回穿梭,偶尔遇到一两个迷路的旅人,他便把他们送到森林的出口。 

伽罗就是在这样普通而平凡的夜晚遇见了一位不速之客。 

那是个年幼的孩子,一头柔顺的短发是比夜幕更浓厚、更深邃的黑色,他有一双平静的好似潭水的眼睛,借着黯淡的星光,波澜不惊地看着伽罗。 

小孩子?伽罗诧异地打量他,个子小小的外来人仰起头,这让他看起来更加瘦弱。 

如果忽视他脚边瑟瑟发抖的火龙的话。 

号称森林第一凶猛的火龙在看见伽罗时简直像是看见了救星,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低低的咕噜声,很显然刚刚被打了一顿,尾巴小幅度地甩动着,看起来委屈极了。 

虽然这条火龙完全不是伽罗的对手,但是把一般人追得喊救命的本事还是有的。伽罗的目光又落回孩子身上,他看见孩子冻的有些发白的嘴唇和纤细的脖颈,实在是想象不出这小身板把大块头揍成怂包的场景。 

“我送你回去吧。” 

良久,伽罗这样说道。 

⊙ 

很安静,除了夜风呼啸着卷起枯叶,就只剩下窸窸窣窣到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伽罗用余光去看那个孩子,他跟在伽罗身侧,是不近不远的距离,不显得太亲近,也不会让人觉得疏远。 

似乎是察觉到了伽罗的注视,他抬头看了看伽罗,目光短暂的交接后他又重新低下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前行。 

伽罗倒是挺想和他搭话,他在森林里呆的太久了,遇见旅者总是会忍不住搭话,但总觉得这次无论说什么也不会得到回应,直到走出森林,伽罗也没找到适合的话题。 

站在森林的边缘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远处轮廓模糊的城市,伽罗不太习惯和那些人往来,估摸着这孩子在森林里迷路,大抵家离这里也不远,多半就是森林边缘这个国家的臣民,便低头问道:“你是这个城市的居民吧?” 

孩子的眼睛扫过黑暗尽头灯火阑珊的城市,更远处城市中心的城堡依旧灯火通明,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可以看见城门了,你可以自己走的话,我就送到这里了,好吗?”伽罗用着商量的语气,毕竟这样的夜晚让一个孩子独自一人终究不妥当,如果他说不的话,尽管有些困难,他还是会把他送到家门口的。 

不过伽罗最终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伽罗往森林的方向走了几步,又不放心地回头看看,而那个像是要融进一片黑暗里的孩子也正定定地看着他。 

“以后不要一个人在森林里了。”伽罗冲他挥挥手,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尽头。 

应该不会再乱跑了吧。伽罗想。 

● 

“……” 

“……” 

伽罗的目光从那双还是没什么波澜的眼睛上移开,落在旁边紧张兮兮的,似乎还没有挨揍就已经认怂的火龙身上。 

假的吧,怎么又是你。 

“我不是说了不要一个人跑到森林里的吗?”伽罗有点无奈地看着矮自己好几个头的小家伙,叹了口气。 

“我没有。”黑发的孩子把目光偏向别处,嘴唇张张合合偶尔露出尖尖的小虎牙,理直气壮,“我……” 

“……是来采花的。” 

“……啊。”鬼都不信。 

⊙ 

两个连名字都没有交换的人第一次相遇是巧合的话,第二次相遇就是缘分了。 

小心超人亦步亦趋地跟在伽罗身后,也许是伽罗气场平和,他似乎对他没什么戒心,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伽罗攀谈着――实际上大多数时候是伽罗在说话,小心超人只是沉默地倾听着,偶尔发出一两个音节回应罢了。 

伽罗在打量小心超人,孩子虽然年幼,却有极好的教养,气质不用说,光是靠威压就把一条成年火龙压成暖手炉拿在手里――伽罗怜悯地看了一眼被小心超人抱在怀里的小龙,又觉得自己这心情好像不太像是怜悯――有这样的实力,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后代,而他肩膀上披的那条披风的用料伽罗再熟悉不过,那是只有皇族才有资格使用的红金绒绣线。 

这个孩子是王子。 

⊙ 

“为什么要呆在森林里呢?”小心超人这样问着。 

“这个啊……”伽罗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并非好奇的神情,他们依旧在前行,但是那并不是通向出口的路。可以听见小心超人的脚步声,也只有小心超人的脚步声。 

“要听听我的故事吗,小心超人?” 

伽罗转过身,夜风卷起灌木丛枯萎的叶片,飘飘悠悠穿过伽罗的胸膛又落在地上。 

回答伽罗的不是惊慌失措的尖叫,也不是踉跄奔逃的背影,而是小心超人并不畏惧的声音。 

“好啊。” 

⊙ 

伽罗用很平淡的语气讲述着自己的人生,他战场上的骁勇,他保家卫国的荣耀,他意想不到的滑铁卢,他不算精彩的落幕。 

他确实是一败涂地地输掉了一切,但是对于骑士来说,金钱,地位,名誉,都不重要,骑士永远是虔诚地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自从死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从这里走出去。” 

伽罗给小心超人看他的佩剑,那是一把好剑,锋利的剑刃闪耀着幽幽的银光,剑柄上雕刻着复杂但不雍贵的浮纹,并没有太多繁琐的装饰,却足以彰显主人不同寻常的身份。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骑士上将。 

“作为一个亡国的骑士,我所剩下的荣耀,也只有这把剑了。” 

伽罗垂下眼,轻轻用指腹摩挲爱剑的剑柄,笑容有些落寞。 

“但是我的意志终究还是太薄弱,才使剑与魂剥离。” 

在遇见小心超人之前,伽罗以为他已经可以平静地面对自己的人生,但是现在,他意识到那股低落其实一直盘踞在他心头。

“我无法再失去了。” 

他害怕失去。

“所以它把我拴在这里。” 

“现在我手里的――” 

他的故事像是被揉碎在小心超人望不到底的瞳仁里。 

“也不过是一具剑的尸体。” 

晕开一片淡淡的蓝。 

“这是我最后的执念。” 

⊙ 

伽罗停下脚步,在一处坟墓前。 

实际上那不过是个敷衍的土堆,一支因为年代久远而破损的十字架斜插在坟头,才能勉强辨认出这是什么人的坟墓。 

但是当伽罗驻足在这一抷荒土前时,那支被岁月侵蚀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化为灰土的十字架感应到了什么似的腾起淡淡的紫色光雾。 

“是这个吗,剑的魂。”小心超人蹲在伽罗的坟墓前,目光在闪着幽幽紫光的十字架上停留了一会儿,抬头望着伽罗。 

“是的,但是我无法将它取出,现在还没有任何一……唉?!” 

伽罗的忧郁到此为止。 

他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小心超人像从蛋糕上拿下一根巧克力棒一般轻松地将十字架连根拔起。 

原本黯淡的十字架铮然爆发出耀眼的光芒,熊熊燃烧的烈焰好像要将一切狼狈不堪通通烧尽似的铺展开高傲而不容置疑的强大气场。 

透过磅礴剑魂,伽罗隐约望见当年的自己,那个驰骋天下,所向披靡的骑士上将,年轻,睿智,他耀眼的红色披风就是胜利的旗帜,鼓舞了无数英勇的战士。

但是骑士的荣耀落下帷幕,那个无人能及的战神终于成了一缕幽魂,磨平了年轻气盛的棱角,被所有人遗忘。 

连他自己都要忘记了。 

“既然这样,就不要再弄丢了。”小心超人将剑魂举起,伽罗看见那漂亮的瞳孔里倒映出一汪紫色,在他死水般的心脏投下一颗石子,掀起滔天巨浪。 

也许你不再受到崇敬,也许你被遗忘在岁月的缝隙里,也许你变得狼狈不堪,也许你已经一无所有,但是――

“ 这,永远是你的荣耀。” 

—FIN—

评论(14)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