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i――

是莫简书。

照目前这个趋势,
我除了讲废话什么都不会更。
更啥啊,又没人看。

今年七月份之前的旧文
除了《光》全部不要点推荐。
那种OOC恋爱还是别让更多人看见了。

沉迷做挂件。
蜘蛛纸牌和2048真的好玩。

 

【柒七】痕

刀,语无伦次不知所云全是病句流水账。
我不会写,巨OOC。没屁放了。



――

“哎、哎,你知道吗,一中那边有个学生跳楼了。”

“唉?真的假的啊?”

“真的!那边好吓人呢!地上都是……”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太血腥了!”

……

年轻的学生叽叽喳喳,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昨天爆出的大新闻。

一中的伍六七,跳楼了。

――

伍六七在学校也算是名人,当然不是因为他有多厉害还是怎样,而是因为他有一个神一样存在的孪生兄长,柒。

柒是个过分优秀的人,学什么都是一副轻而易举的模样,除却性格冷漠不爱说话,完全就是老师心目中好学生的模板人物,而伍六七却恰好相反,成绩常年在倒数徘徊,偏偏上课还不爱听讲,不是逃课就是睡觉,和几个狐朋狗友混在一块,没日没夜虚度光阴。

柒和伍六七从小到大都是在一个学校读书,柒的成绩当然是稳入最好的学校,伍六七就吃力得多,无非是临考前一两个月来一次地狱式补课,父母再掏出钱包,这才勉强跟着柒跨进学校大门,但是进了再好的学校也没用,他还是老样子。

至于伍六七为什么有点名气,也很简单,就是每次他打架闹事儿,给他收拾烂摊子的人不是他父母也不是老师,而是三好学生柒。

柒维护伍六七的事儿人尽皆知,无论对错柒都不会过问,只要有哪个打了伍六七,他都会毫不留情把人打进医院,而学校对柒寄予厚望,只要他做得不是太过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不过关于回到家伍六七被柒胖揍一顿,那就是两个人的秘密了。

柒是谁也瞧不上眼的傲慢性子,伍六七却像牛皮糖般烦人又欠揍,可两个人的关系又莫名其妙的好,旁人看不透,也不理解。

伍六七平时在外边晃晃悠悠,但是到了放学的点儿还是会准时出现在校门口跟着柒回家,这个习惯也不是一开始就有,是被柒揍出来的,伍六七白日里去哪浪柒都不过问,但要是晚上不回家,那就是一顿好打。

不过等上了高中,伍六七终于跟不上了,因为高二的时候,柒出国了。

其实柒走了伍六七是乐得自在,再没人管着他夜不归宿,再晚回家也不会有人抱臂站在门口凶神恶煞要揍他,他自己混了这么几年也有点本事,随便被人摁在地上打的事儿也少得多,柒走了,就好比压在他头上的一座大山被搬走了,还了伍六七这个孙悟空自由。

大家都以为伍六七会彻底放飞自我,但是没有,非但没有,他还改过自新了。

课不逃了,架不打了,考试不在试卷上画猪头了,浪了这么多年的伍六七突然就转性了,每天抱着课本,读的比谁都认真,班主任感动的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高三,伍六七的成绩已经升到了一个可观的高度,他还是油嘴滑舌吊儿郎当,但不再是老师眼里不务正业的坏学生,毕竟成绩好起来,也算是得了一张免死金牌。

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临近高考的节骨眼上,一直都好好的伍六七,突然一声不吭爬上了教学楼的天台,半点儿犹豫都没有,就这么跳了下来。

――

柒刚下飞机,就接到了父母报丧的电话。

伍六七跳楼了,抢救无效,当场死亡。

而在此之前,他留给柒的最后一条消息,说柒哥啊,你猜你回来的时候,我在干嘛嘞?

柒没想到,他回来的时候,伍六七会变成一具盖着白布的冰冷尸体。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会?

柒的掌心泌出冷汗,他拎着单薄的行李,紧紧抓着手机,耳朵里充斥着母亲尖锐的哭泣声,他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里,突然就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了。

有行人路过不小心碰了他的箱子,柒机械地拖着行李出来,拦住一辆车,司机问去哪里,他张了张嘴,说,去一中。

车开得不慢,到学校也就二十来分钟,司机在路边停着,柒有些恍惚地给了钱,下车站定,就拉着箱子往校门口走。

校门口还停着警车,但是由于高考迫在眉睫,学校并没有放假,只是将那栋教学楼的学生转移了教室,然后拉上封条,仅此而已。

柒把兜帽拉得很低,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心跳的很快,握住行李箱把手的手关节泛白,那栋教学楼就在前面,黄色的封条在风里颤抖,拦住柒的脚步。

他仓惶地抬起头,好像刚从梦里醒来一般在视野里寻找什么,最后目光落在教学楼下还站着几个警方人员的地方。

他们脚边的地面上盖着一块布,四周零星的血迹没有办法被完全掩盖,时间久了,显现出触目惊心的暗红。

柒的脑子里有什么轰的一声炸开,瞳孔骤然收缩,他猛地捂住自己的头,跪在地上。

伍六七不会在他回来的时候笑嘻嘻在教学楼下等着,也不会借着给他洗风接尘拉着他去学校旁边的牛杂店大吃一顿,也不会在晚上的时候悄悄溜到他房间钻进他的被窝偏要跟他挤一张床。

伍六七,真的死了。

柒还记得上次他临走的时候伍六七嬉皮笑脸勾着他的脖子,说柒哥啊,我什么时候能跟你一样厉害?不等他回答,伍六七就又自言自语,说你这么厉害,我是不是要特别特别努力才能跟你站在一块?

你不需要这么努力啊,我又不嫌弃你。柒看着他笑得眯起的眼睛,这句肉麻的话到底是没说出来,倒是伍六七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两圈,死皮赖脸挂在柒身上,笑嘿嘿的,柒哥啊,看在咱俩做了这么多年兄弟的份儿上,以后你发达了养我行不?

行。柒答的很快,快到伍六七都没反应过来,愣了半天才又扯出一个笑来,哇,柒哥,你好霸气噢,要包养我耶。

……收声。柒瞪他一眼,这事儿也就翻过去了。

不久前还笑嘻嘻说着要被他包养的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走了。

脑袋里走马灯般闪过无数伍六七的面孔,嬉皮笑脸也好,故作高深也好,假正经也好,装可怜也好,高兴也好,生气也罢,像是灰白的电影过场般唰唰涌入脑海。

和这个眼睛亮亮的少年有关的记忆实在是太多,柒死死揪着头发,心脏仿佛被人捏在掌心蹂躏,他感到莫名的窒息,胸腔里充斥着压抑的情绪,柒摇着头,挣扎着想要逃出由伍六七组成的记忆牢笼。

伍六七,伍六七,伍六七。

你……为什么?

――

柒最后被学校的老师送回家,只是一言不发地垂着头,似与平时无异。

平静地由着母亲抱住他哭泣,平静地看完父亲递来的死亡通知单,平静地帮着父母安排葬礼事宜,柒的反应冷漠得让人诧异,但丧子之痛让已至中年的父母分散了对他的关注,父亲扶着哭得有些脱力的母亲回去休息,继续整理伍六七遗物的任务就落到了柒头上。

房门关上,阻隔了母亲抽噎的哭泣声,柒站在伍六七的房间里,心情说不出的复杂。

伍六七的房间算不上整洁,地上甚至有他昨天换下来的衣服,咸菜一样乱糟糟堆在地板上,但是他房间的东西并不多,也没有到插不下脚的程度,柒走到床边,看着那个和自己别无一二的床单,心底又有什么情绪翻滚着要喷薄而出,他强压下这种感觉,一点一点把房间里属于伍六七的东西收拾好。

他以前也经常帮伍六七收拾东西,伍六七是个懒极了的人,要是让他放任自流,八成能把房间变成狗窝,但是柒是个相当整洁的人,有时候看不下去,也勉为其难地帮着伍六七整理一番,以至于伍六七有时候为了不打扫卫生会故意请柒到他房间“做客”,最后八成是变成一场柒为主角的大扫除。

伍六七这个时候总会带着小人得志的表情笑嘻嘻坐在床边看着柒一件一件叠他扔的满地都是的衣服,一面说着好话,说柒哥你可真是我的好哥哥,做你弟弟真的好幸福哦!

这些事情想来也过去两三年,柒却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伍六七笑起来会把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一口白牙,明明已经长开了面孔是个半大不小的少年,可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没有一点人情世故的味道,好似一张干干净净的白纸。

但是现在他去捡地上的衣服,床边却不会再有一个伍六七甩着腿咯咯笑了。

柒耐心地将房间里散落的零碎物件尽数收摆整齐,走到书桌旁边,那桌上还胡乱摊着本本子,打开的那一页被草率地撕去一张,留下不规则的碎边。

柒垂着眼睛扫视一番,最终还是没有翻动它,只是把它合上塞回书架。

――

葬礼定在后天,倒不是仓促准备,只是伍六七到底是年轻人,太盛大的葬礼他也受不住,父母只邀请了亲近的族人,简单地办了丧宴。

灵堂上摆着伍六七的遗照,少年的笑容被定格在灰白的相片上,罩着黑色的葬纱,接受来自亲人的祭奠。

柒代替父母站在大厅答谢客人,格式化地鞠躬,礼貌性地感谢,把来人送入里厅,就毫不迟疑地去迎下一个,好像这是同他学业一样寻常的事,只不过眼底深黑愈发浓重,整个人显出几分憔悴来。

丧宴的气氛很沉闷,有伍六七的朋友不请自来,柒也不拦,带着他们坐了离灵堂最近的桌子,然后自己也在那桌旁坐下,一群离成年差了那么点儿的年轻人都一声不吭,以水代酒起身,柒举杯对着他们微微点头,仰头一饮而尽。

可乐是第一个掉眼泪的,刚刚挑染了短发的女孩低头看着眼前的碗筷,突然就红了眼眶,哽咽着捂住脸,哭了。她男朋友戴着厚厚的眼镜看不清表情,只是一下一下轻轻顺着她的背,把啜泣的姑娘紧紧搂在怀里。

柒很沉默地坐在席上,只是象征性动了几筷子,然后陪父母应酬了亲戚,散席的时候却是把伍六七的朋友送到外面,一行人谁也不开口,等到要分头的街口,柒的喉结滚动两圈,低低道:“这几年……谢谢了。”

鸡大保手里攥着的一根烟都快被他揉成一团,这个和伍六七认识最久、疯得最厉害的人,终于也忍不住别过脸偷偷抹了把眼泪,肩膀小幅度抖动起来。

――

柒躺在床上的时候意识很清醒,这几天的事一件一件在脑子里过,母亲红肿的眼眶,父亲一瞬间苍老的面孔,亲戚们的哀悼,几个年轻人的哭泣,还有教学楼下白布没法掩盖的暗红色血迹,那本被随意撕去一张纸的本子。

那张纸……去哪里了?

柒突然在黑暗中坐了起来,仿佛受到了什么号召般起身下床,在自己的房间里四处翻找起来。

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

柒站在房间里,目光突然落在紧闭的衣柜门上,他扑过去打开,从最下面翻出一件暗紫色的连帽衣。

伍六七曾经说过他最爱看他穿这身,但是出国的时候柒却没带上这件。

这件衣服,只想穿给伍六七看。柒带着这样的想法,把它压在衣柜底下。

长久不穿的衣服上有明显的折痕,几条很旧,却也有新的。

柒颤抖着手去翻这衣服的口袋,右边是空的,左边,藏着一张纸条,折得很不整齐,甚至露着不规则的边缘。

柒深吸一口气,强压着心头的悸动,一点一点将纸条打开。

柒哥啊,我好像等不到你回来包养我啦。

那张纸的中间,伍六七这样潦草地写着。

一直以来都没哭过的柒,终于跪在床边,眼泪悄悄滴在纸上,把伍六七的字迹晕开一片。

伍六七,你等等我。

――

夜晚很安静,柒穿着连帽衣,手里捏着伍六七的小纸条揣在兜里,沿着学校的围墙走了一圈。

晚自习早下了,偌大的学校教学楼黑漆漆一片,柒很容易地找到围墙的一个缺口,是伍六七逃课经常会翻的地方,很轻松就进了学校。

轻门熟路找到那栋被围了警戒线的教学楼,已经是后半夜,只有一个校工还在值班,柒没费多大力气就避开了他,顺着楼梯爬到天台。

天台上还留着考察现场画的白线,推断了伍六七跳楼的位置,柒慢慢走过去,站在那个白线圈出来的形状里,低头可以看见楼下地面上仍然没有撤走的白布,他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点温柔的笑容。

他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谁,夜风呼啦啦卷起衣角,柒似一只黑色的大鸟坠落地面,在白色的布料上溅开与伍六七如出一辙的红。

黑夜里最后一盏灯也熄灭了。

―FIN―





没什么剧情,简单来说就是双向暗恋,伍六七被家长和老师告诫不要影响柒,柒出国之后他努力想和柒一样优秀但是因为各方面压力太大受不了选择跳楼,柒回来之后也选择跳楼。over。

标签:柒七
评论(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