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i――

是莫简书。

照目前这个趋势,
我除了讲废话什么都不会更。
更啥啊,又没人看。

今年七月份之前的旧文
除了《光》全部不要点推荐。
那种OOC恋爱还是别让更多人看见了。

沉迷做挂件。
蜘蛛纸牌和2048真的好玩。

 

【伽小】一次正经的网恋(1-20)

      又名霸道会长爱上我  
是学院pa(大概)
我真的不会取名字,它之前叫“性格为主颜值为辅,网络恋爱终成眷属”的,但是太长了(。)而且内容也跟网恋渐行渐远(……)
全场最OOC:网骗凯撒。      你根本就不是凯撒  
……很偶像剧了。 
重新修改了去年的剧情!我觉得靠谱了一点点!(……)
排版真的很丑,那我也没办法。
如果OK的话↓

―1―
伽罗恋爱了,网恋。
当然知晓范围仅限于男宿B207,出了宿舍伽罗还是那个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学生会会长。
伽罗处理完学生会那堆事儿回宿舍的时候已经过了饭点,阿卡斯在床上挺尸,凯撒在下床抱着手机笑容满面,对床断刀流不知所踪――最好永远别回来。
阿卡斯鬼哭狼嚎地从床上爬起来,夺过伽罗手里的饭盒狼吞虎咽,那架势不像是午饭晚吃了二十分钟,根本就是饿了八九个月的难民。下方凯撒朝天翻了个白眼,看来阿德里家的优雅完全没有遗传到阿卡斯身上的样子。
伽罗自动屏蔽阿卡斯忘恩负义的抱怨径直上床开电脑,打游戏。
“哟,又去见你的小情缘?”阿卡斯叼着酱肘子酸他,可惜伽罗不为所动。
凯撒懒洋洋地眯了眯眼睛:“沉迷游戏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阿卡斯你可没资格说别人,前段时间把钱全砸游戏里,蹭了我和伽罗好几个星期的饭钱,你还记得?”
“嘁――”阿卡斯嗤之以鼻,“你们把我电脑网线剪了也就算了,我妈把我银行卡都给伽罗了还说?而且伽罗是网恋,这是不对的!”
“据我所知,我们会长大人的情缘可是个男孩子。”凯撒连连摇头,伽罗淡淡地扫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阿卡斯表示不服:“男的又怎样?伽罗看上去有那么直?”
伽罗挑起了眉头,专注于面前酱肘子的阿卡斯当然没看见,不过凯撒看见了。
“你可别是嫉妒吧,单身狗。”凯撒换了个姿势往手机里输代码,笑容阴险而不奸诈。
“呸!!谁嫉妒了?!”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阿卡斯大怒,“指不准他那小情缘就是隔壁土木工程系的阿强呢!”
“阿卡斯,”伽罗终于抬起了他高贵的头颅,眼神毫无波动,“以后午饭自己解决。”
“!!!”阿卡斯大惊,“爷?!伽爷我错了?!!!”
凯撒笑着戴上了耳机。
―2―
游戏上线地点就是上次游戏的下线地点,加载页面跳转,伽罗果然还坐在山谷入口的树上。
居然坐的住,还以为会掉下去呢。伽罗操控着人物从树上跳下来,一面点开通讯系统,配偶栏显示是在线状态。
▽与[Caerful.S]通讯中▽
[TC-9527]:抱歉,有事来迟了。
[Caerful.S]:没事。
[TC-9527]:之前说的新副本,现在就去吗?
[Caerful.S]:嗯。
伽罗退出通讯界面,半分钟之后一个一身黑衣的角色在他身边的传送光圈里显露出来。
伽罗的情缘,正儿八经是个男人,而且是个正儿八经的男人。
―3―
其实伽罗并不是很热衷打游戏的人,这部游戏是阿卡斯死缠烂打才申请的账号,三个人一开始抱团打了几趟副本,等经验到手了排名上来了,塑料花兄弟情到此为止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后来,阿卡斯(被迫)剪了网线,凯撒专门网骗,伽罗沉迷网恋。
由此可见,游戏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时伽罗对这游戏也就一般般,退游是随时都有可能的事,不过他略有强迫症,有个副本一直打不过去,他心里不舒服。
去年七夕的时候官方搞活动,当天脱单的玩家人手一份属性加成装备,伽罗不渴望脱单,但他渴望副本通关。
于是他就在相亲树上挂牌,一片粉嫩嫩的姻缘牌里,伽罗的牌子蓝的扎眼。
〖结婚拿装备,男女随意。〗
嗯,内容也很直白了。
阿卡斯笑伽罗真没情趣,这种日子里不撩妹只想着拿装备,怕不是性冷淡才会来找他。
凯撒笑阿卡斯太年轻,慢悠悠地又点开一个氪金账号,发送了好友申请。
隔天阿卡斯的脸就被打得啪啪作响。
这个游戏为什么可以同性结婚没人在乎了,阿卡斯只知道当他看见伽罗和他的小情缘双双乘着情侣坐骑飞进公会大厅的时候,他嫉妒到变形。
操,还真有绿豆看上这王八?!
凯撒微微一笑,老成历练的样子。
―4―
后来,伽罗打通了副本,打通了所有副本,拿了一次全服擂主,打通了新副本,又拿了一次全服擂主。
阿卡斯:你怎么还不退游。
伽罗:我情缘还没打完。
阿卡斯:……。止言又欲。
―5―
能把平时严于律己的伽罗迷得神魂颠倒茶饭不思(并没有),这小情缘绝对不是普通的妖艳贱货。
的确,伽罗的情缘当真是不一般,因为他是个惜字如金的存在,从来没上过YY平时聊天也总是寥寥几字很少主动说话,然而伽罗就是跟这人处了一年多。
阿卡斯:抖M???
[TC-9527]对[大大大大帅比]开启仇杀。
阿卡斯:……。止言又欲。
凯撒:啧啧啧,看见没?这就叫祸从口出。
阿卡斯:我觉得这有失妥当!!
不过那年的双人擂台赛之后就不一样了,擂主头衔金光灿烂闪闪发光,扎人堆里一眼就能望见一对“侠义双雄”大放基佬射线,阿卡斯心好痛。
这个ID是[Careful.S]的人真心不是等闲之辈,阿卡斯去单挑过他一回,战局僵持了半个小时之后阿卡斯跪了。
时候伽罗又追着阿卡斯交流了好几次感情,线上线下都有。
没人性哟……阿卡斯仰天长叹。
―6―
“我说伽罗,你跟你的小情缘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不面基呢?”阿卡斯解决最后一口鸡腿,魇足地打了一个饱嗝。
凯撒默默调高了耳机的音量。阿卡斯,你还是退出阿德里吧,太丢人了。
伽罗倒是从副本里分了半点神来思考这个问题,登录定位上看他跟Careful.S是同城,而且两个人游戏里都结婚这么久了,见个面好像也不是什么唐突的要求。
而且他觉得Careful.S应该会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7―
小心超人陷入沉思。
面基……?不,这种事情还是……
他犹犹豫豫,拒绝的话已经打好,鼠标戳在发送键上,老半天也没按下去。
当初小心超人的确是为了装备才去找伽罗,毕竟这么清新脱俗的姻缘牌也不是一般人挂的出去的。小心本着拿完装备就闪离的心态发送好友申请,对方秒过,然后很顺利的结了婚,拿了装备,一起打了副本。
唯独没有离婚这个环节。
好像也没有哪里不对。情缘组队在擂台赛以外的所有PK中都有属性加成,情侣专属坐骑的行进速度比普通坐骑快30%,只对情侣开发的蜜恋山谷打怪经验翻倍,怎么说这婚结了是稳赚不亏。
最重要的是TC-9527和小心超人很默契。
这点小心超人是没料到的,对方不仅完全不介意他沉默寡言,即是组队刷副本的时候不连麦也能迅速配合小心超人的行动,说话规规矩矩,有点严谨但字里行间没有一点戾气,能用最少的时间解决问题,也从来不提过分的要求――实际上是几乎没有要求。无论从哪方面来说,这个捡来的情缘都很让小心超人满意。
两个人刷了游戏里所有的副本,TC-9527拿了全服擂主之后问小心超人要不要参加双人擂台赛,小心超人想了想,没说不。于是理所当然的拿下了双人擂主。
TC-9527和Careful.S在本服算是人尽皆知的黄金搭档,大家都觉得两个人私底下肯定关系很好,而实际上只有小心超人知道是TC-9527一直在配合他罢了。
也许TC-9527在游戏里觉得Careful.S不错,可是Careful.S并不是现实生活里的小心超人,小心超人对自己心知肚明,他不善言辞也不会交际,性格沉闷而不解风情,隔着两个屏幕,网络可以为小心超人打上模糊的面具,但是TC-9527真的会喜欢这样糟糕的自己吗?
小心超人倒不是不想见TC-9527,但是他更害怕这个唯一还算处得来的朋友会在见面之后对他大失所望。
他是不敢和TC-9527见面。
―8―
[TC-9527]:抱歉,是我冒犯了,如果不愿意的话也不用勉强的。
消息提醒把小心超人拉回现实,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盯着键盘发了五分钟的呆,对于屏幕那头不知情的TC-9527来说,确实是很容易被理解成不愿意的反应。
可是小心超人想见见TC-9527,很想。
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输入栏里的话删掉,下了很大勇气才发出一条内容完全不一样的新消息。
[Careful.S]:在哪见面?
[TC-9527]:嗯……
[TC-9527]:多心咖啡厅?
―9―
最后定在周日下午四点多心咖啡厅。
伽罗心情愉悦,因为他终于可以和他的小情缘见面,同时他心急如焚,因为今天才周三。
学生会的成员们头一回在会长脸上看到了类似于不耐烦的神色。
阿卡斯:呵,基佬。
凯撒:阿卡斯,你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祸从口出?
―10―
伽罗在会长办公室神游天外,被门外沙拉一声吓得差点蹬翻椅子,他连忙扒住桌沿保持平衡,妄图捞回身为学生会长最后的尊严。
然而并没有人推门进来。
刚刚那蠢样要是被阿卡斯看见了指不定要被笑上大半个学期,伽罗暗自庆幸保住了高冷的形象,便整理衣衫打开门一探究竟。
是个黑头发的男生蹲在地上捡纸,看样子刚才是他的东西掉了一地。
“……啊,是你?”伽罗阅人无数记性其好,他花了两秒钟在脑子里搜索这个人,然后左拳击右掌:“你又迷路了?”
男生窘迫地埋低了头,很显然不太想被提及那件事。
毕竟为了到离出发点不到两百米的会长办公室结果走反方向跑了大半个学校这种事情听上去不仅让人震惊还有点玄幻。
伽罗自觉失言,蹲下身帮他一起收拾摊了一地的纸。
文件越摞越高,怎么看也有半米多,伽罗看了看男生瘦瘦的身子骨,皱了皱眉头,心想有必要去提醒一下“老干部”们不要太欺负新人。
话说……这么多白纸往哪送?
“你东西要送到哪里啊?”伽罗很自然地从人手里拿了大半搁在自己胳膊上,后者欲言又止,最后闷闷地答道:“考务室。”
“考务室?出了文印室下楼就是了啊。”伽罗今天心情很好,也格外话多,会长办公室在顶楼,他走在前面左拐下楼,“你不会抱着这么多纸爬到顶楼了吧?”
“……”男生的脸黑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伽罗感受着陡然下滑的气压,识相地闭了嘴。
―11―
“噗,就那小样儿,摸不着路也不问,这么金口难开活该迷路。”
“啧啧啧,你也太坏了吧,人家可是新人――”
“早就看他不爽了,不就成绩好点,有甜心学姐罩着吗,拽什么拽啊。”
“哇哦,这么气的啊?难不成之前告诉他出门左转的人也是你?”
“Bingo――”
“……”
考务室的门没有关,刚从楼梯上下来的两个人都是一愣,男生本来就不算明媚的眼神又阴郁了不少。
伽罗眉头猛地一挑,脸色迅速冷了,他回头把男生手里的东西悉数接到自己这边,轻声道:“在这别动。”
说完伽罗也不管他听没听,径自抱着份量不轻的白纸跨进了欢声笑语的考务室。
“心情不错嘛,各位?”
这回空气是真的凝固了。
―12―
伽罗生气归生气,但也惭愧自己管理不力,都大学生了还有这种小学生的事发生,他没有发什么大脾气,不过思考再三,还是把几位请出了学生会。
学生会不需要欺软怕硬的蛀虫。
他走出考务室的时候那个男生还站在哪里,像是在等他又不像,伽罗拍拍他的肩膀,对方抬头看了他一眼。
伽罗突然觉得这双眼睛很漂亮。
“你去找阿卡……凯撒,他会给你重新安排职务,”伽罗不大自在地挪开了手,放到半路又抬起来揉揉头发,“他应该在一楼教导处,下楼梯右拐第二扇门,你现在就去,他马上还有课。”
直到男生的身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伽罗才讷讷地移开目光。
啊……脸好烫。
―13―
午间的篮球场空无一人,由学生会三巨头承包。
“伽罗,你有问题。”阿卡斯一脸严肃,食指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这里。”
“我知道你脑子有毛病,不要再强调了。”伽罗连一个余光都没给他,抬手投球,篮球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连球网都没沾到。
“完了,我们的会长大人终于疯了。”凯撒在观众席上换了条腿跷起来,懒洋洋地往手机里输代码,“什么时候把会长的位子让给我啊?”
“你安安静静输代码会死是吧?”伽罗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球是完全打不下去了,干脆瘫坐在休息椅上放肆颓唐。
已经见过小心超人的凯撒一脸我懂,笑容又欠揍又恶劣:“噢,你果然――”
“绿了你的亲亲小情缘?”阿卡斯凑上来插了一句,幸灾乐祸,他没见过小心超人,不过凯撒早就添油加醋给他讲过了,“你昨天晚上没上游戏,玩了八局连连看,一局没赢。”
伽罗给了阿卡斯一个过肩摔以示友好。
凯撒:老实人真好欺,嘻嘻。
―14―
眨眼就是赴约当天了,伽罗义正言辞地把工作全部推给了阿卡斯,美名其曰副会长代理会长职务天经地义。
阿卡斯:四点见面为什么早上就走?你故意的吧?!
凯撒:三思而后行啊,代·理·会·长――
阿卡斯:……惹不起,惹不起。
―15―
虽然很看重这次面基,伽罗也没奇装异服,只是穿了平时的休闲服,白衬衫牛仔裤,腰身劲瘦有力,一双大长腿叫人看了直想叫欧巴――再怎么说本身是帅哥底的衣架子,怎么穿都好看,一点不掺假的那种。
伽罗先在街上游荡了一会儿,然后简单的解决了午饭又在书店泡了好一会儿,这才回到约好的多心咖啡厅。
然而等了半天也没等到Careful.S露面,他简直怀疑自己是被人放了鸽子,手机嗡的一响,伽罗赶紧拿起来,是Careful.S。
[Caerful.S]:我好像迷路了。
[TC-9527]:……啊?
伽罗一愣神,又想起前两天遇见的那个小路痴,赶紧忏悔着在心里给自己的情缘发消息。
和情缘聊天心里却想着别的男人,不该,不该。
―16―
[TC-9527]:你现在在哪里?
[Caerful.S]:……
[Caerful.S]:不知道。
[TC-9527]:……
伽罗觉得自己有点头晕,好在他沉住了气。
[TC-9527]:那这样吧,你……描述一下你站的地方?
[Careful.S]:我在T字路口,左边是奶茶店,右边是甜点店,前面是条街。
[TC-9527]:你沿着休闲街直走就可以看见咖啡厅了,我就站在门口。
[Caerful.S]:休闲街……?
伽罗叹了口气,Careful.S这个路痴水平简直跟他前几天遇见的小学弟不相上下。
[TC-9527]:就是你面前的那条街。
[Caerful.S]:哦。
[TC-9527]:我穿的白衬衫,很好认的。
[Caerful.S]:嗯。
―17―
小心超人满怀歉意地收起手机,按着TC-9527的意思沿着街道走了几分钟,果然看见一家咖啡厅,不过门口并没有人。
可能TC-9527等累了已经进去了吧。小心超人想了想,也推门进去了。
现在是下午四点,店里人不多,柜台的员工也都在聊天唠嗑,餐饮区偶尔传来女孩子轻声的谈笑,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声音了。
小心超人硬着头皮看了一圈,也没有任何人穿着白衬衫。
又搞砸了。小心超人叹了口气,每次都是这样。
他莫名其妙想起了前几天的事。
小心超人抱着那堆东西在各个楼层都找了好几次,办公楼平时没什么人,他几回跑下来根本没碰上人,他手里的纸张掉了一地的时候弄出了挺大的声响,雪白的纸铺洒开来,空无一字。
原来根本就不是什么文件啊。小心超人也明白自己被耍了,心情说不上懊恼,倒是习惯了。
旁边的门有动静,小心超人当然来不及跑,和其他门不太一样的红木门打开,视线里是一双有点熟悉的长腿,然后是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
毕竟是每周在学校大礼堂做演讲的伽罗会长,小心超人再两耳不闻窗外事也总是认识的,更何况之前还有……
小心超人实在是不想回想起那件事,刚入学的他绕着学校走了大半圈,入眼尽是陌生的人和景,不免有点泄气。
伽罗就在这个时候走过来,笑得很礼貌,语气温和:“同学,你是要去会长办公室吗?”
这倒无妨,当时才入学的小心超人还没记住新生欢迎会上的会长长什么样,他就这么跟着这个头发长长、个子高高的英俊男生进了办公楼,走进办公室,然后看着对方从容而优雅地在会长椅落座,还是刚才那样温和地笑着开口道:“你是甜心超人推荐加入学生会的新生吧?看你半天没来,我想你可能不熟悉校园环境迷路了,不过你这个迷路有点……”太远了吧。
哦日。小心超人想死。
结果这个王八蛋会长居然用“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又一次提起了那件事,小心超人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想再死一次。
小心超人无数次想拒绝会长的好意,然而他只是盯着对方柔顺得像是吃了一年何首乌的长发,对方低着头捡东西而垂下刘海,角度问题他的下巴看起来相当棱角分明。
帅过头了吧,这家伙。小心超人张了张嘴,半天也没发出一个音节来。
……然后伽罗就哪壶不开提哪壶了,真让人头大。
闭嘴吧你。小心超人恨恨地瞪着那个抱走了大半东西笔挺的背影,他手里是只剩下一小沓的纸,步伐是轻松了,心情更沉重了。总觉得是被他当成女生的小心超人更不高兴了。
但是小心超人没想到的是这个看上去很好说话的学生会长居然会生气,不过也对,手下的成员这么玩忽职守生气也很正常吧……但是这样也很像是在给他出头?
小心超人本想悄悄离开,可脑海里一直回响着那句“在这别动”,他就一步也迈不开了。
小心超人听见伽罗冷静而隐有怒气的嗓音,是他在批评那几个人。
伽罗的声音很沉稳,加上他总是带着温和的笑容,给人一种值得信赖而不疏远的感觉,即使是站在主席台上发言,伽罗也不让人觉得遥不可及。但是要是台下太吵,伽罗要求大家安静的时候也有不怒自威的威慑力,而此时他的声音略略压低,严厉的语气让隔着墙小心超人也感受到那股无形的压迫感。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平时不生气的人一旦生气起来就会很可怕吧,小心超人想。然后一切重归平静,肩膀冷不丁被一拍,小心超人转头就对上一双灰蓝的眼睛,温和得好像刚才开除了几个成员的人不是他。
气氛其实挺尴尬了,小心超人也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听了伽罗的话就急匆匆下楼了,然后在一楼走廊停顿。
之前……他说是……哪边……
秒忘路的人没有吹太久的风,不多时就有一个披着过肩发的男生从其中一扇窗户里探出头来,见了他便眯起眼睛,笑嘻嘻的,“是会长刚刚打电话说的那位小哥吧?”
……小心超人又想死了。
―18―
尴尬到变形的回忆到此为止,小心超人颓丧地出了咖啡厅,他没有坐下来,那些陌生的视线像针一样刺在他的身上,让他浑身不舒服。
不是路痴就好了,遇上会长也是,和TC-9527见面也是,都搞砸了。小心超人想。
等等,关那个会长什么事。小心超人下意识将TC-9527和会长的形象重合,居然毫无违和感。
小心超人觉得自己是路痴丢了理智,他窘迫地重新拿起手机给TC-9527发信息。
[Careful.S]:我没看见你。
―19―
伽罗心好累,照理说Careful.S只要抬头往前看就可以看见站在咖啡厅门口像标杆一样的他了啊,现在没看见是什么情况?
[TC-9527]:怎么可能?
[TC-9527]:我就站在门口啊,你在哪里?
小心超人站在咖啡厅门口,环顾了一圈四周,确定以及肯定他真的没看见任何人,这才谨慎地回了话。
[Careful.S]:我也在门口,真的没看见你。
伽罗陷入沉思。
人都没见到,今天的计划全都泡汤了。
不是,两个大男人到底有什么计划啊?基佬逛街?伽罗想了想,如果是跟上次遇见的那个小学弟逛街,好像也不错……
停一下,麻烦停一下。伽罗头疼地按住太阳穴,快停止这个危险的幻想。
―20―
最后也没见成面,伽罗抱憾而归。
学校里等着他的,不出所料是阿卡斯根本就没有处理的文件。
伽罗忍着火气把一叠入会申请表翻的哗哗响,阿卡斯还不知好歹问一句:“干嘛苦着一张脸啊,小情缘长的不好看啊这么不开心?”
“你少来,我根本没见到人。”伽罗额头青筋暴起。
“咦,真的假的?看他平时那么正经也不像是会放人鸽子的类型吧?”凯撒倒是挺惊讶地坐了起来,仰着头看对床上的伽罗。
“真没见到,我就站在咖啡厅门口等他,他说他也站在门口,但是事实就是我们两谁也没看见谁。”伽罗头疼地在一张申请原因上写着“想和会长谈恋爱”的申请表写上不同意扔到一边。
“……我说伽罗。”阿卡斯沉默了一会儿,欲言又止地看着伽罗。
“有屁快放,不帮我批文件的事儿我迟早跟你算账。”伽罗冷哼。
阿卡斯不吱声了,凯撒开始忍不住发笑:“伽罗啊,你干嘛这么凶?阿卡斯不说那我说吧,伽罗你……知不知道超星市有两个多心咖啡厅?”
“有两个又怎样?”伽罗看了笑眯眯的凯撒一眼,目光又落在眼前的申请表上。
“等等,你说有两个多心咖啡厅?”伽罗突然抬起头。
“对啊,两个。”凯撒抬起食指摇了摇,慢吞吞的继续道:“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
“靠!你不早说!!!”
模范生伽罗爆发出追悔莫及的怒吼。

约会要讲清楚地点哟。

―TBC―

我重写了!之前的太放飞了没眼看就删了吧。
剧情改了改,我觉得两个人互相掉马的过程比谈恋爱好玩多了(……)
但是剧情改了我之前的文案就不能用了!!那我只能临场发挥想到哪写到哪了👌
但是的但是!照我原思路恐怕是凯卡的场合比较多,喜欢拉郎不是我的错啊!最开始的时候就脑补了很多腹黑凯逗二卡的事儿,伽小恋爱剧情都没他俩多(。)实在不行断凯卡也是可以的!!(等等)
没屁放了,我们下个季度见吧。
大前提是我不坑,不然就下辈子见吧😃

评论(13)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