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i――

是莫简书。

照目前这个趋势,
我除了讲废话什么都不会更。
更啥啊,又没人看。

今年七月份之前的旧文
除了《光》全部不要点推荐。
那种OOC恋爱还是别让更多人看见了。

沉迷做挂件。
蜘蛛纸牌和2048真的好玩。

 

【穹胜】孤夜

 @烛虫 你要的穹胜,就算是屎你也得给我吃下去。

我不混兄坑!都是烛虫死缠烂打苦苦哀求纠缠不休!

虽然是半夜补习了一下原著但是人物性格还是拿捏不准,所以OOC请不要打我,打烛虫。

原著向写不来,是普通的现代pa,大概。两个人是表兄弟,目前同居。

通宵三天达成,溜了溜了。写得我精疲力尽,我真的尽力了。


――

是夜,万籁俱寂,而烟花柳巷依旧灯红酒绿。

东方芜穹端着一杯酒倚在吧台旁,身侧依偎着一个比他体型小了一号的少年,淡金色的头发拢在耳后,蓝色的眼睛猫一样微微眯起,俯身的姿势恰好从领口漏出漂亮的锁骨。

实际上东方芜穹已经在花丛中走过一遭,此刻没什么兴趣再翻云覆雨,不过他是这里的常客,这副好皮囊被不少人垂涎,就算是什么都不做木头一样杵在这里,也有人排着队倒贴。

白头发的酒保臭着脸把杯子摆的哐哐作响,满脸都写着嫌弃:“绿毛龟,你怎么还不走?”

“我可是在照顾你们的生意,小美人,我还以为你会很感动呢。”东方芜穹并不介意那个不怎么好听的绰号,他只是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印飞星,意味不明地轻轻吻了一下酒杯的边缘。

印飞星整个人像是被炸开一样抖了三抖,骂了句脏话头也不回地冲出吧台,隔着老远都能听见他火冒三丈地怒吼:“东方纤云!滚过来工作!!!”

东方芜穹露出得逞的笑容,印飞星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脾气却火药桶一样一点就炸,不过偶尔调戏两句看他气急败坏跳脚的样子倒也算是东方芜穹的一个恶趣味。

“你又惹他,明知道印飞星是个暴脾气,他不打你,东方纤云就要倒霉。”一直攀在东方芜穹胳膊上的金发少年笑着凑近,下巴搁在东方芜穹的肩膀上只是去咬他耳垂,东方芜穹没有避开,伸手揽住他纤细的腰,语气懒洋洋的:“为了一睹美人怒颜,东方纤云做一点小小的牺牲不算什么。”

“哼哼,真是坏心眼。”少年得寸进尺地靠近,双手蛇一样攀上东方芜穹的肩膀,下一秒他就被不怎么温柔地推了一把,差点没摔到地上。

“好了小朋友,我要回家了,你就……自己玩儿吧。”东方芜穹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手足无措的金发少年,对方蓝色的眼睛楚楚可怜地看过来,他突然有些厌恶地皱起眉头,踢开身边的椅子转身离开。

“别让我再看见你。”

果然还是不行。

东方芜穹慢吞吞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钟,夜风吹淡了他身上夹杂着烟酒味的檀腥,一直被各种噪音充斥的耳膜也由寂静填充,他开始有点清醒了。

这个点胜儿应该早就睡了,他向来睡得极浅,自己这样晚归,大概又要把他吵醒。

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东方芜穹长长地叹了口气,垮着肩膀停在一根路灯下。

使用过久的灯泡已经不再明亮,勉强发出昏暗的光芒照亮一小片空间,东方芜穹的脑子也像这被照亮的一小片空间一样,模模糊糊不清不楚。

身娇体软的MB也好,躺在身下吟哦的胴体也好,倚在身旁猫一样的少年也好,所有的画面都像是低画质的老电影在东方芜穹的脑子里循播,最后画面定格在金发蓝眼的年轻人身上,他表情淡然,轻轻地开口道:“表兄。”

东方芜穹瞬间清醒了过来。

无论找过多少和他一样金发蓝眼的人,也没有办法填补心底的缺口。

他东方芜穹万花丛中过一片都不留,偏偏就是栽在龚常胜这块石头上,留也不是,去也不舍。

——

终于磨蹭到家门口,东方芜穹正想着怎么悄无声息打开门才不会吵醒龚常胜,门锁吱呀一声,门开了。

“……胜儿?你怎么还没睡?”东方芜穹一怔,随即熟稔地挂上笑容,伸手想去搂人。

穿着睡衣的龚常胜轻门熟路地往后退,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表情,语调平淡:“只是表兄迟迟未归,有点担心罢了。”

东方芜穹突然想到什么,伸到一半的手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侧着身子错开龚常胜进屋了。

“胜儿你这么关心我,我好感动啊。”

“我和表兄血浓于水,关心是自然的。”龚常胜虽然看不见,却知道要是东方芜穹真来搂他,自己是无论如何都躲不过的,可今天东方芜穹却一反常态地没有碰他,这反而让龚常胜有些不习惯,但是他当然不会问,问了反倒像是他在期待东方芜穹的拥抱了,思来想去,他最后也只是干巴巴地回了东方芜穹没什么意义的调侃,面无表情地把门关好。

“好了好了,这么迟了你还不睡?你今天还有课要上吧?”东方芜穹拍着龚常胜的肩膀把人推进卧室,语气轻快,“你可是老师眼中的模范生,上课可别打瞌睡。”

“……”站在卧室门口的龚常胜回过头,那双没有焦点的眼睛直直看向东方芜穹,有那么一瞬间,东方芜穹以为自己早就被看透了。

但是龚常胜只是停顿了一下,便乖巧地点了点头:“好,表兄也早点睡吧,晚安。”

“呼……”东方芜穹对着已经关上的房门长长地输出一口气,觉得精疲力尽。

他脱下还沾着一夜欢愉后的无法消除味道的外套丢进垃圾桶,走到客厅的落地窗旁边,房子的角度很好,他看见外面那条空无一人的路上两排孤零零的路灯,在黑夜里黯淡地圈出一片模糊。

东方芜穹伸手抵住落地窗,他低下头,微不可闻地念了一句。

“胜儿。”

—FIN—

非常隐晦的双向暗恋,应该看不出来。(等等)

烛虫,我真的很够意思了,你感不感动,说!!!

标签:穹胜
评论(13)
热度(20)